• <menu id="4c8ii"><center id="4c8ii"></center></menu>
    <sup id="4c8ii"><noscript id="4c8ii"></noscript></sup>
  • <tt id="4c8ii"></tt>
    全國服務熱線:0731-84692178
    聯系我們
    地址:
    湖南省長沙市人民東路銘誠綠谷智慧產業園20棟805室
    郵箱:
    [email protected]
    電話:
    18900761233 樹人牧業
    手機:
    0731-84692178
    行業動態 當前位置:首頁>行業動態
    探索分析小豬場、規模場非洲豬瘟案例!疫情暴發是“天災也是人禍”?添加時間:2019-03-29
     

    疑問一:存欄生豬7.3萬頭、外聘國外頂級管理團隊、號稱國內最高生物安全防護水平的大型合資豬場,緣何淪陷于非洲豬瘟疫情?


    疑問二:雖然近期非洲豬瘟疫情多發于規模豬場,但是整體來看小散戶暴發的疫情也不在少數,是因為生物安全防護意識不強?


    黑龍江明水豬場非洲豬瘟疫情


    亞歐牧業養殖場落址于明水縣城西南約20公里,占地面積2700多畝,與雙興鎮東利村相鄰。從大門進入,以東西走向的主干道為界,豬場分為北區(母豬區)和南區(育肥區),北區根據母豬生產周期,建有后備母豬舍、配種舍、妊娠舍、產仔舍和保育舍,此外北區還設有辦公樓、飼料廠和公豬站等。按豬場規定,南北區之間的人員、物料應嚴格分離,當幼豬體重達到30公斤后,會用一輛經消毒的大卡車轉運至南區(育肥區)豬舍,直至體重達到150公斤標準后出售。


    2019年1月1日,農業農村部接到中國動物疫病預防控制中心報告,經黑龍江省動物疫病預防控制中心確診, 黑龍江省綏化市明水縣一養殖場發生非洲豬瘟疫情。截至目前,該養殖場存欄生豬約73000頭、發病4686頭、死亡3766頭。


    探索:


    2019年1月-3月間,記者數次到訪黑龍江明水等地,深入采訪亞歐牧業高管、外籍技術專家、施工人員、豬場工人和當地官員、村民,關于非洲豬瘟暴發前亞歐牧業發生了什么,各方人士講述的故事版本并不一致,但這個大型現代化養豬場淪陷于非洲豬瘟疫情的故事,可以成為中國養殖業面臨的這場非洲豬瘟危機的注腳。


    亞歐牧業豬場設計了一整套生物安全防護規程。內部人士告訴財新記者,豬場設有兩道安全防線:第一道在車輛洗消中心和檢疫隔離站,有四名保安把守,進入豬場的人員都須經過這里才能進入生產區,非公司人員不得入內;第二道防線更為嚴格,設在南北兩個生產區門口,若非生產人員,包括公司高管在內的任何場外人員只能在必要情況下、嚴格遵守生物安全規定,才能入內。


    南區與北區之間也是嚴格隔離。員工的宿舍樓被設計在各豬舍邊上,方便完成檢疫、消毒程序的員工直接回宿舍休息。不同豬舍的工作人員也不能住在同一個宿舍,宿舍門口應有門衛看管。工人們每月入場工作25天,休息5天,工作期間必須在場內居住。


    經過兩道防線進場后,工人要先脫下自己的衣物洗澡——洗澡的程序也是嚴格規定的:頭發要用洗發露充分浸泡,身上要打沐浴液,鞋子需要放在場外與內部區域的隔檔之外。洗完澡,換上“內部服”和鞋子,在宿舍停留至少24小時后,然后再換上工作服,才可以進入豬舍工作。吃飯也要防止病毒傳染:經過消毒的午飯由專人送入豬舍;結束工作離開豬舍前,他們還需要再洗一次澡,換回“內部服”,然后回到依然屬于場內區域的生產人員食堂,在這里吃早飯、晚飯。


    但保羅和數位接受記者采訪的內部人士介紹,由于種種原因,上述制度中的許多內容從未成功執行過。


    比如:


    養殖場開始運轉一年多時間,員工宿舍都沒建好,工人們每天坐班車上下班,上述24小時宿舍隔離無從說起。


    在2018年秋天之前,生產區內南北區之間的“第二道防線”完全無人看守:北邊的母豬區圍欄沒有大門,宿舍無人看守,有工人在宿舍待到晚上就悄悄回家或外出。與此同時,還有大量施工工程在南區進行,轎車、工程車、自行車等“隔離完全無從說起”。


    運豬車與施工車輛的消毒工作同樣難以落實。據多位豬場工作人員描述,拉飼料和運豬的車輛需要先在洗消中心進行噴霧消毒,車輛上人員進入洗澡間更衣洗澡,再在洗消中心的第二個區域進行紫外線消毒。


    豬場南區育肥舍的豬欄安裝工作至少持續到了2018年10月20日。不讓從主道進,就順大甸(指小路)走走也能進”。


    設備與施工問題是影響豬場生物安全防控水平的另一重因素。

    豬舍維修意味著場外人員頻繁進入生產區域,但很多場外人員消毒意識不強。


    由于缺乏燃氣,豬場北區車輛洗消中心已安裝好的用于拖車消毒的高溫烘烤設備始終未能投入使用。而南區育肥舍施工進度始終較慢,南區入口的車輛洗消中心至豬場撲殺全部生豬時都未完全建好。


    2018年6月前后,亞歐牧業原董事長顧寶軍由于身體原因卸任,隨后新董事長徐志海到任。有內部人士稱,不止一次看見徐志海帶著施工人員走入“第二道防線”,在場內工人宿舍開會。這位人士判斷,新任董事長可能是希望加快施工進度,本意是好的,但顯然防疫意識不夠強,“如果不嚴格消毒,為內部員工設定的規章也就形同虛設”。


    安徽銅陵某豬場非洲豬瘟疫情


    該養殖場位于銅陵市義安區順安鎮東垅村  (東經117.964324、北緯30.982 212),大門朝西,門口有一條鄉道與外界相通,距離S320省道2.6km,北邊和東邊是農田,南邊的圍墻外有一養雞場,附近沒有野豬出沒。該豬場于2016年上半年建成,當年底開始購進豬育肥。2017年4月購進15頭母豬,2017年7~8月購入1頭公豬,開始自繁自養。發病前該場存欄生豬219頭,其中仔豬21頭、育肥豬198頭。育肥豬中,除有10余頭體質量為170 kg左右外,其余均為60kg左右。


    2018年9月10日,農業農村部接到中國動物疫病預防控制中心報告,經中國動物衛生與流行病學中心(國家外來動物疫病研究中心)確診,安徽省銅陵市義安區一養殖場發生非洲豬瘟疫情,該養殖場存欄生豬219頭,發病63頭,死亡23頭。


    探索:


    該場生物安全防護意識不強,豬場門口沒有消毒池;場內未按管理區、生產區和隔離區布置,車輛、人員進入生產區時也無清洗消毒措施,外來獸醫、飼料銷售人員、豬販運人員等外來人員可直接進入豬場生產區,生豬調入后不進行隔離而直接混群;場區內不進行定期消毒,僅使用碘制劑不定期消毒,場內道路未設置凈道、污道。


    豬場分為2個圈舍。豬舍1為育肥豬舍,共有26個欄(圖2),仔豬和育肥豬欄舍有交叉,同一欄的豬只大小基本一致;17、18欄內裝有落地電風扇,為空欄狀態。豬舍2為母豬舍,曾有母豬15頭,位于1~15號欄,7月底全部被賣出,調查時為空欄。



    通過調查推測,此次疫情的污染源可能來自屠宰場從疫情省份調入的生豬,而泔水在其中起到了傳播媒介作用。由此,提議停止從疫區省份和途徑疫區的地方調運生豬及其產品,停止從銅陵市調出生豬、豬肉及其產品;繼續關停屠宰場,并對屠宰場及周邊環境進行徹底清洗消毒,對屠宰場內的生豬、豬肉及其副產品等進行撲殺和無害化處理;對受威脅區養豬場(戶)進行加強生物安全防護、停止飼喂泔水等的宣傳;加大泔水飼喂專項治理力度,對餐廚剩余物進行集中處理。

    (來源:中國養豬網)